资阳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贵女反穿生存记 第四十七章 林墨神秘消失

发布时间:2020-01-18 11:52:07 编辑:笔名

贵女反穿生存记 第四十七章 林墨神秘消失

“哇!好美呀!这是仙境吗?有一种家的感觉。”

小仙女飘飘看着路旁绿树环抱鲜花簇拥的村庄,深吸一口清澈中微微含香的空气,真有一种置身仙境的感觉。

“回家的感觉?哈哈,难道你的家在仙境吗?”

王德厚笑问飘飘。

“对呀!我说我是仙女,你信吗?”

“呵呵,信。你就是‘闲女’闲得无聊的那种。”

王德厚嘲笑似的说。

“我闲着怎么了?又不用你养着?哼!”

飘飘故作生气,转过身看着车后闪过的街景,华灯初上霓虹炫彩随着车速在流动。

“好生动的一幅画卷!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

钱盈儿望着路旁的花丛,随口吟出两句陆游的词。

“不恰当,这首词不符合你现在的心情,而且意境也不对。因为他的后两句词太悲切: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请问你现在愁什么?”

林墨评判钱盈儿所吟之词,不符合此时意境。并质问她“愁”在哪里?

钱盈儿看着他笑笑,自认用词不当。

“好了好了,我不懂什么诗啊,词的,只知道我现在既不寂寞,也不愁。而且,咱们这两朵花儿,也都已经有主了。”

王德厚说着看了看钱盈儿和飘飘,笑了。

“停车停车,哎呀,差点儿走过了。麻烦你再把车往回倒一些吧,后面那个门才是。”

王德厚着急的喊道。

因为车驶过了他租的那个院子,所以只能再往后倒一下车了。

“哎呀妈呀!忘了设计倒挡了。飘飘惊呼起来,她突然想起自己用法术变的车没有倒挡,不能往回倒车。

“你说什么?”

王德厚惊问。

“没什么,我是说你等会儿,我有点儿头晕先下去一下。”

飘飘用手揉着额头装作很痛苦的样子,钱盈儿和林墨都心领神会没有阻止,只有王德厚一直追问。

“怎么回事儿?晕车了吗?”

“女孩子的事儿你不要打听那么多!”

钱盈儿瞪了他一眼,指责道。

飘飘走下车去,站到几米远的地方开始运用法术。好在天色已晚没有人看清她的动作,很快在法术的作用下,那辆车开始往回倒车了。当车停到那所院子门口时,飘飘早已在那里等候了。

王德厚顾不上去考虑刚才的怪异现象了,他匆忙的走下车,开始搬运东西。大家七手八脚的忙活起来,小宝和思盈也没闲着,慢慢的搬运一些小件的物品。很快所有东西都搬到了院子里。

这所院子很宽敞,地面铺着白色的地砖,看上去非常洁净光滑。有两座房子,北屋五间,西屋三间。房子外部沾满了金色的瓷砖,彰显出格局典雅、金碧辉煌。在农村,讲究北屋为正房,一般来说都要比其他的房子大一些、宽一些。五间北屋东边的那间是厨房,西边那间是卫生间也兼做浴室使用。

院子里吸引眼球的是,东墙根下盛开的一大片月季。红、黄、米分、白各色都有,争相吐着芬芳。好一个温馨漂亮的院子,钱盈儿一下就爱上了这里,飘飘也不住地赞叹,流露出羡慕之意。

“哎呀!我们美丽的盈儿住进这美丽的院子,享受着幸福的甜蜜,好让人羡慕哦!”

飘飘叹了口气,然后又看看一旁的林墨。林墨转过脸去没有说话,尽管放弃了与盈儿的千年情结,但他一时还是不能接受飘飘,毕竟仙凡有别,他需要一个深思熟虑的过程。飘飘一直坚守着那份执着的痴恋,她会给自己足够的耐心去等,等一个回眸的眼神。

大家一件件的往屋里搬着东西,由于家具较少搬到那几间宽敞的大房子里,仍显得空空荡荡。

“没关系,等我挣了钱件事就是买一些家具,让我的女王生活的舒舒服服的。”

王德厚一边忙着收拾房子,一边给盈儿承诺。钱盈儿脸上挂满了幸福的笑,飘飘更加艳羡了,不停地摇头叹息自己命运不济。

小宝和思盈好奇地跑去那座西屋看了看,回来后就向姐姐提出了要求。

“姐姐,我们要去那个房子里住。”

思盈央求姐姐。

“哦,为什么?和姐姐一起住不好吗?”

“姐姐,我们长大了可以自己住一个房间了,我看过了那里有一张小床还有……还有一个……”

思盈想不出刚才见到的东西叫什么了?只知道那是可以睡觉的地方。

“哎呀!你真笨!那叫火炕,冬天可以烧煤取暖的,我在外婆家里见过。”

小宝嘲笑思盈笨。

“哦,是吗?还有这种东西吗?可以在上面睡吗?”

钱盈儿这个穿越女也是次听说“火炕”这种东西,感到很新奇。

“喂喂喂,你几岁了?连火炕都不知道?那都是多少年前的取暖用具了,现在人们都有水暖和地暖了,那些都过时了。”

王德厚拍拍钱盈儿的额头,奚落她的无知。

“哈哈,我也不懂,这么说我们都是傻子呗!”

飘飘有些自嘲似的说。

“你是智者,你们都是智者,是来自‘迷糊星球’的天才!”

王德厚想起了飘飘对盈儿和林墨的形容“迷糊星”,他也用来说起了飘飘。

“哈哈……我们都是外星人!”

飘飘大笑起来。

说笑间,大家已把东西全部搬进屋里。由于拧不过小宝和思盈的哭闹,钱盈儿终还是屈服了,决定让他们搬到西屋去住。

一切安排就绪,王德厚决定大家一起出去吃饭。

这个村子紧邻大道,来来往往的车辆较多,所以路边聚集了不少大大小小的餐馆饭店。

他们选了一家非常干净雅致的小餐馆,几人很兴奋地走进去。王德厚俨然一种主人的姿态,飘飘和林墨是客,自然由他们先点菜。

飘飘毫不客气地在菜谱上胡乱划拉了几个菜,林墨则很绅士的只点了两个菜。钱盈儿也只要了一份自己爱吃的,王德厚只负责点了些酒水,其他的都主随客便,一切按照他们的口味而定。

席间,大家开怀畅饮。王德厚不时地倒水夹菜含情脉脉,钱盈儿沐浴在幸福的欢笑里。这些举动让飘飘羡慕嫉妒不已,她不停的哀叹,拼命的给自己灌酒,麻醉那颗悲伤的心。

“飘飘,不要再喝了。”

林墨夺过飘飘手里的酒杯,劝阻道。

“你凭什么管我?你是我什么人呀?!给我!让我喝。”

飘飘重又把酒杯夺了过去,端起来一饮而尽。

“飘飘,酒喝多了会伤身体的。”

钱盈儿也劝阻道。

“嗯,不仅伤身体还会对皮肤不好,小心你的美丽容颜哦。”

王德厚半哄半吓唬的说。

“哼!美丽容颜?女为悦己者容,没人欣赏,没人怜惜,纵有倾城之貌又如何?”

飘飘的话让人听了感觉心里酸酸的,此时,恐怕除了林墨没有人可以安慰她。

“飘飘,我……我……”

林墨望着飘飘仍没有勇气说出那句话,飘飘的眼睛里再次闪过一丝失望。

“你说呀?!真急死我了!亏你还是满腹经纶的读书人呢!”

王德厚气得在一旁冲林墨发脾气。

“你喝吧,我先走了。”

林墨站起身准备离开,飘飘看到了气得火冒三丈,端起酒杯想泼向林墨。但林墨却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门,飘飘迅速起身追了出去。

突然,一阵怪风掠过,林墨不见了……

飘飘耳边有一个声音在回荡:“十日之后,忘情坡,真情假意自明了……”

这个声音只有懂法术的人才能听见,所以,随后走出来的钱盈儿和王德厚根本听不到。

“我知道是您来了,请问为什么不肯现身?为什么要……”

飘飘不动声色的用唇语问那个不肯现身的人。

“哈哈哈哈……丫头,记住十日之后……”

...

东莞市东坑医院怎么样
辽宁省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呼和浩特专治癫痫病医院
廊坊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西宁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