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阳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没有伤的痛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1:39:32 编辑:笔名

没有伤的痛      阳光很灿烂,坐在桌前的我却手脚冰凉,并没有虐待自己,棉质的睡袍也已经裹上了身体,捧着咖啡的手,只有手指能感觉到从杯内传递出来的温度,可那短暂的温热即使融入身体也无法温暖我的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好像一切都不曾经历过却偏偏已经发生了,我无处可去,寄人篱下的命运似乎从我出生的那一天起便早已注定。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不同的人,相同的只有我寄人篱下的事实。    他们都对我很好,每一个愿意收留我的人,付出的都是让我无法回报的真心,每个人都是那样小心翼翼的关心着我,却又不敢太过表白,生怕伤了我那卑微而又高傲的自尊心,又怕被我误会什么似的,对我没有任何要求,却又想要发掘我心里隐藏的极深渴望努力满足我。当我看到他们那费尽心思却又徒劳无获时颓废的神情时,心里又会隐隐作痛。    淡淡的在书桌上留下纸条,或是一个停留的眼神,抑或一带而过的词语,便会让他们欣喜若狂,一朵玫瑰,一条项链,抑或一块翠玉,换来一个淡淡地微笑,满足了他们的渴望,也淡去了我心里的隐痛。    我酷爱吃甜食,好像甜到发腻的东西才能填补我内心的空虚,让我略有满足感。不过,今晚应该不会寂寞了吧,因为到了约定的日子,他会来,来带走我必须付出的代价。再骄傲的我也不得不为了生存而放下自尊,只是一场交易罢了,也许我并不吃亏,那样庞大数目的欠债,我就算靠自己再工作二十年也不可能偿还,选择一条捷径是每个聪明的女孩都不会放过的方式吧。    窗外传来汽车的停靠声,我不得不面对现实,女佣的问候声传来,接着是温柔的敲门声,我站起身来,努力挤出一丝笑容,看着眼前这棵挂满金苹果的摇钱树,他随意地坐在了沙发上,眯着眼睛看着我,似乎在等待着我的下一步动作。我咬了咬唇,有些不知所措,我以为我只要顺从的任他为所欲为便可以度过这可怕的夜晚,看来,我完全想错了,他不会那样轻易放过我,他要的不仅仅是我的身体,更想要的是玩弄我的乐趣。以他的身份,地位,会有蜜蜂围绕鲜花般众多的爱慕者投怀送抱,而他对这一切也早已司空见惯,不以为意了,寻找新的刺激,或是折麿一个像我这样无助却又卑微的女孩也许可以给他带来更多的快感吧。    “你打算这样站一个晚上吗?还是你后悔了?不想再进行这场交易?”他好像有些不耐烦了。    该怎么办?脱掉衣服,用身体去取悦他?我的手握住睡袍上的蝴蝶结微微发颤,我,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要我跟他说,这是我的次吗?如果那样的话,他会不会因为觉得我根本不懂如何取悦男人而放弃交易,毕竟那时的我竟然对他说自己一定会让他满意的。  “你今天吃什么了?”他突然问道。“你近都没有好好吃饭吧!”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问题吓了一跳。“我有吃,只是吃的不多.”难道我看起来面黄肌瘦,让他突然失了兴趣?我有点异想天开。  “去换衣服,我带你出去吃饭,给你十分钟的时间,不要让我多等一分钟。”他命令道,口气不容置疑。  我点点头,转身从衣柜里他给我购置的衣服中挑了一件淡雅的晚礼服,走进更衣室。  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他盯着我,没有说话,就在我局促不安的准备重新换衣时,他开口了:“再去套个披肩,可以走了。”  我没有味口,海鲜,鲍鱼,牛排摆在面前,却让我难以下咽,当自己就是一道等待别人品尝的菜时,又有谁有心情去吃山珍海味呢?  “不合胃口吗?那就来一份冰淇淋好了!”他蔑了一眼我面前几乎丝毫未动的餐盘,淡淡地说道。  我猛地抬起头,看着他,又使劲点了点头。如果是冰淇淋的话,我很想吃。心里的恐惧或许能稍稍被压抑住一些吧。  舔着甜美的冰淇淋,我似乎忘却了一丝烦恼。突然听到一声抽气的叹息,我惊异地发现面前的男人,眼中有一股燃烧的火焰在跳跃着。在我尚未反应过来之前,自己已经被他拖到了车里。  “怎么回事?”我的问题尚未出口,便被他吞入口中,他霸道地啃咬着我的唇,不由分说的吮吻起来。为什么要在这里?在车里做这种事,是他的癖好吗?怎么这么突然,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我的初吻就是这样吗?这是什么感觉?我的脑袋像炸开了一样,“不,请不要在这里。。。。。求你。。。。。”我挣扎着反抗道。  卧室里洋溢着一股暧昧的气息。从上车到回到这里,他的手一直没有离开我的腰。我有些不安地想逃离,却被他一把搂入怀中,“刚才不行,现在总可以了吧。”他的表情极为邪恶,好像看穿了我的一切。我故作镇定的看着他,极力掩饰自己的害怕,逃,是不可能的,只能勇敢面对了。  “脱掉衣服,全部。”他的声音很冷,没有一点感情。  我咬紧唇,忍着泪水,一件件脱去遮羞物,这是早已约定的交易,我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能黙黙忍受,只希望这种痛苦的折磨能够早点结束。  “你的身体果然有值得交易的价值。不过,这只是刚刚开始,你今后的工作就是学会如何取悦我,让我开心,如果我不满意的话,会随时终止约定,那我付的钱也就结算到那一天为止。虽然我付给你每天的钱是一千,按你欠下的债,大概至少也要为我工作三年吧。”他一字一句地跟我重新声明我们之间的约定。  “我会努力工作的,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自尊已被践踏地粉碎,而我却连以死来洗刷耻辱地资格都没有,我必须先还清这笔债。  被他压在床上的我,无法思考,身体也好像失去了知觉,紧紧握着床单,拧出一朵朵纠结的小花,当我就准备以这种状态接受他时,他却突然放开了我。  果然还是不行吗?没有任何经验的我,以这种僵硬的身体怎么可能满足的了他的欲望。他若不满意,我便失去了这个赚钱还债的机会。  “你以前是如何取悦其他男人的?你难道什么都不懂吗?还是你根本就不想要这个机会?”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愠火。  “你如果后悔了现在放弃还来得及,我并不需要以这种方式来得到一个女人。”他的语调让我听了有一丝莫名的恐惧。  “对,对不起,我没有经验,但我很珍惜这次机会,请你原谅我。”我的声音听起来就像一只摇尾乞怜的小狗,其实,我在他眼里和一只宠物又有什么区别呢?  “没有经验?那就让我好好调教你吧。”他的眼里迸出了兴奋的火花,嘴角也流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失态过,只不过是为了一个女人,我身边的女人多的几乎数不清,环肥燕瘦,应有尽有。当然,她们大都是为了我的钱,我的身份。就算她们都口口声声说爱我,也会因为我出色的外表而心动不已,可是只需要钱就可以打发掉的爱情让我觉得乏味。  我没有办法对同一个女人维持超过三个月的热情,再美丽的女人,在我的身下喘息时的呻吟总有掩饰不住的做作,让我觉得虚伪和腻味。  尘风对我说:“如果你再找不到你生命中的真爱,你将会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性冷淡者。”这个口无遮拦地家伙,总是让我火冒三丈,不过当我从背后抱住他修长的身体,舔吻他敏感的耳垂时,他就立刻逃地连影子也没了。  我并不喜欢男人,上帝创造男人和女人之所以有区别,就是为了让他们彼此喜欢吧,我就让上帝称心如意好了。不过我要选择的女人,如果只是为了钱和地位来接近我,也许有一天,我会变成性冷淡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  她,是我花高价从人才市场买回来,这话听起来似乎很不合法,人才市场并不是一个买卖人口的地方,而她却真正被我买了下来。也许这并不是她本来去那里的目的,她只是想找份工作而已。可是能够让她还清那笔巨额欠债的工作只有我才能提供吧。我知道她的一切,知道她的处境让她只能接受我提出的这个合理不合情的约定。当她的表情由惊讶转为愤怒再转为悲伤进而终成为妥协时,我心里那颗邪恶的种子也破土而出了。  “我会让你满意的。”她坚定地说,眼里的恨意隐藏的极深,而我却又看的那么清晰。  “我期待你的表现。”如果虚伪的爱让我觉得的厌倦,那么恨是不是会让我产生快感呢!  将她安排在我郊外的别墅中,那里的环境不错,傍山靠海,是我休闲渡假时常去的住所,有时也会在那里开个聚会之类的,和亲近的朋友一起分享快乐。  已经三天了,想必她也做好了心里准备,刚下飞机的我心里居然有点莫名的兴奋。  独自驱车到别墅,穿着睡袍的她似乎根本没有为我的到来做任何准备,以往那些女人总是浓妆艳抺的出现在我面前,似乎带着人皮面具。而她就像一朵亭亭玉立的水仙花,让人觉得那是画中人,看的见却摸不着。  她的脸色有点苍白,似乎比几天前更瘦了,难道管家都没有命人给她做饭吗?我有点生气,““你今天吃什么了?你近都没有好好吃饭吧!去换衣服,我带你出去吃饭,给你十分钟的时间,不要让我多等一分钟。”我有些搞不懂自己的怒气从何而来,可是正是因为弄不清才让我更生自己的气。  当她换完晚礼服出现在我面前时,我竟然呆住了,想不到原本认为只是清秀的她,竟有着摄人心魂的美丽。  她也许不是凡间女子,只是误入尘世的精灵,满桌的山珍海味,她几乎只筷未动。  “不合胃口吗?那就来一份冰淇淋好了!”我知道她酷爱甜食,可是不知为何,她还是那样清瘦。而且我也从不认为冰淇淋可以当主食来吃。  她眼里闪出异样的光采,她舔着冰淇淋的模样看起来纯真无瑕却带着致命的诱惑,我发誓绝不能让第二个男人看到她现在的模样。腹中有一团无名的火焰燃烧起来,无法抑制的让我不由分说地拉起她回到车中。  覆上她冰凉甜美的红唇,吮吸她口中的津汁,让我有一种从所未有的满足感。    她的冷漠让我觉得自己很可笑,我用卑鄙的理由让她服从我,看着她脱去全部的衣物,赤裸地站在我的面前,我的心几乎要从胸膛里跳出来,可是她的眼里却含着泪,写满了无奈的痛苦,她美好的朱唇几乎被咬的快要渗出血来,压在她身上的我充满了犯罪感,不,我不能这样占有她,这种方式会伤到不的仅仅是她,还有我自己的心。  “你以前是如何取悦其他男人的?你难道什么都不懂吗?还是你根本就不想要这个机会?”我极力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安。  她果然是如此的纯洁,从未有过性方面的经验,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为什么会为这个消息而兴奋不已,从前的我是讨厌那些自认为是献上处女之身便会让我对她们从一而终的女人了,也懒得去惹上这些麻  烦,可是今天的我究竟是怎么了?  极力压制住自己心中的欲火,我温柔地环住她的腰,她身体的颤抖让我不忍心对她做出更逾越的行为。我用下巴轻蹭她的光洁裸露的香肩,深嗅着她发梢上好闻的香味,“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只是一种强烈的保护欲油然而生。  拉起光滑的丝绸被单,覆上彼此的身体,她紧绷地肌肉暴露出她惊恐地内心世界,轻轻吻上她的额头,拉她入怀,就这样抱着她,感觉着她的身体一点点放松下来,我的心也慢慢平静下来。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似乎这样抱着她便已很满足,难道我真的像尘风说的那样,成为了一个性冷淡患者?这样的念头让我变得烦躁不安,我猛地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吮吻着她甜美的唇瓣,她就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一样,身体再度紧绷起来,她的手抵在我的胸口,冰凉地触感让我更加兴奋,我的手在她细嫩紧致地肌肤上游走起来。她的眼神充满了惊恐,我的舌也趁机潜入她的口中,吮吸她口中的蜜汁。  她胸前的敏感在我的爱抚和挑逗下变得硬挺起来,“已经有感觉了吗?”我非常满意她身体的反应,就算她并不情愿我的碰触,可是身体却做出了老实的回应。  “是次吗?被男人这样抚摸和爱抚,舒服吗?”我邪恶地挑逗着她。她那因情欲而涨红的脸庞越发让人怜爱。她扭过头去,不愿看我,使劲地咬着下唇。]  啊!不,不要,为什么要舔那里。。。好难受。。。我,我还是做不到啊。。。。。。可不可以放了我。。。。”她的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美妙,这样的拒绝充满了诱惑。  “已经太迟了。。。你逃不掉了。。。你是我的。。。”我怎么可能放手。  “哦,这里也已经湿了呢,你的身体比你要诚实多了。”  “不,不要摸那里,怎么可以摸那种地方。。。。。。啊,好奇怪的感觉,我是不是生病了。。。怎么回事。。。请你放开我。。。”  “喜欢吗?你的水好多。。。你好敏感。。。我喜欢这样的你。。。”  “不,不要。。。我讨厌这样。。。太,太恶心了。。。。走开。。。。”  “恶心?。。。你别忘了你是我买回来的女人,你不过是我的宠物而已,无论我对你做什么都不过份。。。我真是对你太任慈了。。。”  “啊!。。。。。。好痛。。。。。。不要。。。。。。求你。。。。。。不要。。。。。。呜。。。。。”  我终于无法控制自己的欲火和怒火,粗暴地占有了她,看着床上几乎痛的晕死过去的女人,我的心里充满了负罪感。雪一样的床单上开出一朵朵鲜红的玫瑰,被蹂躏后的她蜷在床上不停地颤抖,泪水已经打湿了大半地枕头,也淋湿了我的心。   共 13030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专科研究院治男科
昆明的治癫痫专科研究院
羊角疯该去哪里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