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两游川江

2018-09-13 01:42:55

从重庆到武汉这一段长江,我曾往返过多少次,但真正意义上的游川江只有两次:一次是三峡大坝建成蓄水一年之前;第二次是2005年金秋十月,三峡大坝建成蓄水两年之后,川江的水位从90多米提升到130余米。两次游川江,正好让我们对川江的景致有了一个互补的机会,认认真真的去享受川江游的乐处。

2005年10月12日,我们赶到重庆的第二天上午,到朝天门码头购买往汉口的船票。记得在上世纪80年代我到过两次重庆,两次都在朝天门码头乘船,前后两次没有看到有什么变化。而现在完全变了个样,江还是那条江,但码头已不是那局促、杂乱的样子。这里是嘉陵江与长江的汇合处,江面较宽;码头被改造成一个轮船的模式,站在码头广场上有如站在巨轮的船头甲板上,了望宽阔的江面,气势磅礴;广场上建有花坛和雕塑。还有江泽民同志的题字:“重庆朝天门广场”。此次旅游,我们到了长江上的两处大的支流汇合处——宜宾的岷江与重庆的嘉陵江,但如果与武汉的汉江与长江汇合处相比,还是武汉的气势雄伟,只是武汉的汇合处还有待建设。

朝天门码头港务局售票大厅虽然建设得较好,但已不见昔日那种熙熙攘攘的繁忙景象。过去想买一张到汉口的船票,不是提前几天,便是托人“开后门”,真是一票难求。但自从铁路和高速公路的迅猛发展以后,正常的轮船航班已经取消,取而代之是一些游轮,也不是统一售票,而是由各轮船公司在大厅内摆摊设点出售船票。

所谓的游轮,就是将原来的航运客船改造一下,每个房间安装了有线电视,沿途的几个主要风景点都停靠一下,让游客自由上岸游览。

山城重庆,历史悠久,是3000多年前的巴国首府,抗日战争时国民党政府迁此定位为“陪都”。它是西南重要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重庆的市中心区为渝中区,位于嘉陵江汇入长江的一个半岛形的台地上,地势高耸,城在山上,山在城中。我们从朝天门码头出来,爬了很长的一段坡路,才到市中心的解放碑附近。重庆市区内街道,都是依山建筑,不是上坡,就是下坡,几乎看不到水平面的街道,故此在路上看不到骑自行车的。这也是这座“山城”的一大特点。

解放碑是位于重庆市区内繁华的地段,这是渝中区的中心地带。解放碑建于抗日战争时期,原为木塔式建筑,名为“精神堡垒”;抗日战争胜利后改建砖石结构的“抗日胜利纪功碑”,是为了纪念重庆人民在抗日战争时所做出的重大牺牲和贡献;解放后,1950年人民政府将碑改名为“重庆人民解放纪念碑”(简称解放碑)。

解放碑下面的一条路已改造成步行街,两旁高楼林立,游人如织。在解放碑广场附近,还建造了一条“好吃街”。在小吃城里,可以吃到全国各地的名小吃,真是五花八门,任凭你挑选,热闹非凡,管理也井井有条,令人丝毫不会感到杂乱拥挤。可以看得出,附近许多单位的职工都在这里进餐。我们也买了一碗辣米粉,一碗凉面,一碗玉米凉粉,不仅味道鲜美,价钱也比较便宜。

第二天下午7点30分,太阳已经藏在山的那边,夜幕即将降临。我们上船后不一会,船上的扩大器中传出了悠扬乐曲声,游船徐徐驶离港口。我们凭栏眺望,整个山城已是万家灯火,那朝天门码头被霓虹灯装点得五彩缤纷,远远望去就像是一艘巨大的轮船在江面上行驶。重庆山城的夜景是全国有名的。

半夜,船到丰都县,在江中停留几个小时,待到天蒙蒙亮便组织游人上岸游览“鬼城”。昔日,正常的客运船都是白天从重庆出发,到了下午到达万县,在万县休息一晚,第二天早晨开始进入三峡区域。据说一是为了航行安全,二是照顾旅客可以在船上欣赏三峡风光。现在改成了游船,在长江沿岸的每一个重要景点都要让顾客游玩,所以航行的时间也作了相应的调整,这才有了一早上游鬼城的安排。

鬼城设在酆都县境内的平都山上,离长江岸边不远,上岸后只需步行半个小时便可到达。记得次游鬼城时,街道上店铺热闹非凡,虽然有部分建筑正在拆毁,但居民的生活还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此次再到鬼城时,岸上全部建筑已夷为平地,一座新的大堤已矗立在原来的鬼城门楼处,这是为了保护鬼城而修建的。因为到了三峡大坝全部建成后,鬼城将被淹去三分之一以上,我们来时,一个新的城区已经迁建,与旧城隔水相望,由新建的丰都大桥相联系。

我们过了一道山门以后,依次经过哼哈祠、报恩寺。走过奈河桥,进入了鬼门关,到达天子殿。其实这些都是按民间的传说设置的一些虚幻景象,对我们这些无神论者来说,这仅仅是看看热闹而已。不过它那阴森恐怖的场景、扬善惩恶的道德观念还是有一定的教化意义,所以招致了不少的善男信女顶礼膜拜。离开鬼城后,游船继续往下游驶去,到达石宝寨。

上一次游川江时,游船经过石宝寨没有停靠,不过为了让游客能看清石宝寨的面貌,游船开得很慢。远远望去可以看见寨中那奇妙的楼阁建筑,层层叠叠,重檐高耸,宏伟壮观,只可惜不能作零距离的欣赏,实在有点遗憾。此次游船专门停靠石宝寨处,让我们游览了石宝寨的独特风貌。

石宝寨在忠县东的长江北岸,此处有一山峰突起,岩石凌空,四周如刀削,形如玉印,故名玉印山。石宝寨就是傍山建筑的楼阁,从底层起至山顶共十二层,通高50余米。楼阁内建楼梯,逐级而上,到达山顶,这也是登山的路径。山顶为一平坦石坝,面积约1000余平方米,建有庙宇。据说石宝寨这种奇异的建筑被称为“世界八大奇异古建筑之一”。由于三峡大坝蓄水,我们这次来时,江水已是“兵临城下”,准备修建围堤,原地保护这雄伟奇特的建筑。围堤建成后,它便成了一个巨大的“盆景”。

离开石宝寨后,游船缓缓从万州长江大桥下通过。此次重游川江,感觉到沿途多了好几座长江大桥,自重庆以下,有涪陵大桥、丰都大桥、万州大桥。游船大约行驶了四五个小时,到达云阳县的张桓侯庙。张桓侯庙又称张飞庙。前一次游川江时,游船没有停靠,多少留下一些遗憾,此次正好补上这一课。这次参观的张飞庙,是为三峡蓄水而迁移重建的,原址已被江水淹没。据说,新建的张飞庙基本上保持了原有的风格。庙内除了建有刘、关、张三塑像的结义楼外,还保留了岳飞草书前后《出师表》等众多名人的碑刻,琳琅满目。庙依山临江,环境清幽,粉墙红瓦,飞阁崇楼。

离开张飞庙,游船继续前进。到达白帝城时,没有停靠。好在前一次游川江时已参观过白帝城。三国时期,蜀先主刘备举兵伐吴,兵败退守白帝城,临终时在此托孤于诸葛亮。白帝城托孤以后,诸葛亮尽力尽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名句为后人所称颂。白帝城的闻名,更得力于唐诗人李白的“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的诗句,这些令白帝城成了妇孺皆知的地名。白帝城上建有白帝庙,庙内有明良殿等建筑。蓄水前,从长江岸边到白帝庙尚有一段距离,现在白帝城已成半岛。

白帝城附近是奉节县城,次游川江时,从船上望去,旧奉节县城已经拆毁了不少房屋。此次经过时,旧奉节县城均被江水淹没。不远处的山上有许多新楼拔地而起,房屋鳞次栉比,有人告诉我们,那就是新建的奉节县城。

过了白帝城,游船很快进入瞿塘峡口。过去,瞿塘峡峡口是危险处,进峡口一般都在白天。唐诗人杜甫《夔州歌》云:“白帝高为三峡镇,瞿塘险过百牢关”。江中有一黑色巨礁,万水奔腾,冲进峡口,便直奔巨礁而来,那雷霆万钧之势,船如离弦之箭,稍有不慎便撞得粉碎。历史上不知有多少船只在此葬送江底。解放后,巨礁已炸毁,河道疏通,行船比较安全。但前次游川江时,还可以听到江水拍打在游船上发出的劈劈啪啪的声音,可见峡口江水依然激流澎湃。此次过夔门,虽然夔门雄风依旧,但江水却显得平静如镜,已经看不到那种惊涛拍岸的景象了。

船到巫山县,原来的巫山县城也被水淹没。那年我们是在巫山码头进入小三峡的。那时码头附近,停泊着一排一排的小游船,让游客们按自己预定好的游船号码上船。

小游船可乘四五十人左右,船上有导游小姐讲解。由于小三峡河道狭窄,各艘游船只能鱼贯而行。

所谓的“小三峡”是相对大三峡而言的,它是发源于陕西省的大宁河,在巫山县境内入长江的一段河谷,全长50余公里。由龙门峡、巴雾峡、滴翠峡组成。小三峡保存的自然风貌比较好,沿途风光旖旎,山清水秀。水道急弯较多,有时以为是山穷水尽了,但到了转弯处却发现别有洞天。在峡谷处,山体陡峭,就像刀削一样的平滑,大自然的造化令人赞叹不已。

约半个多小时,游船过了个峡谷,到达琵琶洲。由于此处水浅流急,游客一般都要下船。我们上岸后,沿着崎岖的山路走了近半个小时,绕过急滩处,在上游等候游船开过来。趁此机会,我们在沙滩上拣石头,因为这里是河道急弯处,形成一片巨大的沙滩;沙滩上有从山上冲刷下来的各种奇形怪状的小石头。不过,因为游客很多,好一点的石头已有人拣去,我们能够拣到的都是很平常的,并没有太多的收藏价值。

峡谷中,在悬崖峭壁上,有古人修建栈道留下的遗址,那是在陡壁上凿出一个个约10厘米平方的小洞,据说栈道的木桩就打在小洞里。但现在人们尚无法解释,古人在没有现代工具的条件下是怎样凿出那些小洞的。因为它是那样的规则,那样的整齐,而且距离水面又是那样的高。

船到小小三峡口,已是下午一点钟了。小小三峡是大宁河的一条支流,叫马渡河,当时只能漂流。由于时间不允许,大家只能在峡口玩半个多小时,便乘船返航。

据说,待到三峡大坝建成后,小三峡那种滩多水急,悬崖峭壁的奇特景观基本不复存在。这一次游船过巫山县时没有停靠,也不知道小三峡的风光是否还有昔日的风采,真有点让人记挂。

轮船继续行驶,不知不觉间已进入巫峡,斜阳从江的那头直洒下来,江面上金色的阳光折射出道道彩霞,颇为壮观。随着山势的转变,左一弯,右一转,迂回曲折,那江两岸便向你展现出一幅一幅绝好的画卷。虽然三峡大坝已蓄水到135米,但对峡江两岸千姿百态的悬崖峭壁景观却没有多大的影响。据说即使将来蓄水到175米,对这里的风景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早晨醒来,游船早已到达湖北巴东县,等待清晨游神农溪。神农溪是发源于神农架山麓的一条小溪,三峡大坝蓄水前,流水很浅。前次游川江时,远远地只看见一桥横跨而过。据介绍,平常下游水深不过一两米,多只能让一些小木船作为村民运输之用;而上游水深不过膝,小船更是无法通行。三峡大坝蓄水后,水位升高,便开发成旅游线路了。

在巴东县码头上,已经有许多环保船在等待游客。我们在导游的安排下,上了一艘游船。游船不大,可乘一二十人。游船迎着晨风,向溪内驶去,依次经过龙昌峡和鹦鹉峡。人们站在甲板上,欣赏两岸风光。视线的尽头,是云雾飘绕的巍峨群山。晨风吹来,虽然有点寒意,但是仍挡不住那山,那水对人的诱惑。大家坚持在甲板上抢拍如画的风景。溪水平稳而宁静,只是游船经过才轻轻泛起微浪。岸边不时地出现一片片的竹林,微风吹过,晨露在竹叶上滑动,更显得苍翠欲滴。那山的绿,水的绿,衬映出一片郁郁葱葱的绿的世界,实在沁人心脾。

进入神农峡,这里回水尚未完全到达,仍是滩浅流急,我们便换乘豌豆角小船。码头上,排列着数十只豌豆角小船,有条不紊地等待顾客,显然他们已形成了一支训练有素的服务队伍。这种小船只能乘10—12人,船工6人:两人撑篙,四人拉纤。他们都是当地失去了土地的土家族农民,淳朴而勤劳。虽然这时已是深秋,我们坐在船上尚且感到有点寒意,但他们却毫不犹豫地挽起裤腿,跳入水中拉纤。那种吃苦耐劳的精神实在让人感动。

小船行驶了大约十多分钟,便进入浅滩处。这里完全保持了原生态的自然风貌,清澈的流水,深不过膝;溪水中铺满了各种石头,有的如哈密瓜大,有的却只有鸡蛋大小,圆润光滑,令人喜爱,这是千万年在溪水中冲刷而成的。我们真想下到水中拣上几个,但时间不允许,颇感遗憾。

经过大约一个小时的漂流后,回到码头上。人们在离码头几十米高的山顶上,新建了一批休闲娱乐场所、观景长廊。在剧场内,不时地有秀气十足的土家族姑娘及小伙子们的演出,他(她)们那优美动人的土家族歌舞令人眼睛为之一亮。

黄昏时分,游船已到三峡大坝。缓缓进入五级船闸,虽然目前只用了四级,但也经过了四五个小时才通过。到达黄陵庙码头停靠,待到天亮游览三峡大坝。上一次游川江时,准备在经过大坝工地时,很好地观赏一下建设大坝的雄伟场景,但由于错失时间没有看到而后悔不已。此次游川江将那次损失补了回来。当地导游引导我们从长江的左岸和右岸观看了大坝的雄姿。让我们爬上三峡大坝的制高点—海拔260余米的坛子岭,俯瞰三峡大坝的全貌。虽然此时右岸的坝顶尚在建设,但已经可以看到了全长2309.47米、坝顶高程185米的巍巍拦河大坝横亘在大江上。向远方眺望,“高峡出平湖”的景象已经出现。我想,待三峡大坝全部建成后,到2009年,蓄水达175米时,再来游一次川江,那又将是另外一番风景了。(老玩星)

废钢图片
碧桂园北岸世家-南京
肌苷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