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公安厅长傅政华

2018-08-11 00:59:46

公安厅长

傅政华其人

熟人印象里的傅政华,不吸烟不喝酒,没有别的嗜好,就是喜欢看书、研究问题。武伯欣和他相熟20多年,从来没有一起唱过一次歌

《望东方周刊》米艾尼|北京报道

一向低调的傅政华还是不可避免地高调起来,不过正像央视主持人白岩松在时评节目中所说,想不高调恐怕也不能了,但它不一定是北京公安局的高调。

央视节目还评论说,因为这位新晋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向某种特权来进行坚决的挑战,并且捍卫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样一个概念,结果是大家普遍看到了一种正面的情绪。

严格地讲,傅政华从2月履新已有整整三个月,把扫黄和查处问题警车看作新官上任三把火略显牵强。但是,直到近几个星期,由于这一系列震动京城乃至全国的行动,很多人才注意到北京有了一位新公安局长。

人们都期待这位对公众来说还甚为陌生的局长继续他的高调。后奥运时代,北京面临着新的挑战和选择:几年来因重大活动对黄赌毒采取的高压态势能否继续?常态管理下,如何以波澜不惊的手段维护市民平静的生活?

一如白岩松所言,与其说是新局长的动作,不如说是新北京的要求。

重任就担在这位55岁的厅级官员肩上。

他是谁?他做过什么?他还会做什么?

从普通侦查员起步

中国公安大学犯罪系教授武伯欣在1986年次见到傅政华,那时31岁的傅政华还是北京市公安局二处一大队大队长。

当时海淀区紫竹院公园附近发生了杀人碎尸案。傅政华听说武伯欣在搞犯罪心理研究,就把他和另外几位专家请到现场,协助破案。

武伯欣告诉《望东方周刊》,他当时非常感慨:作为市局的基层指挥员,傅政华能够想到调动犯罪心理学专家来合作破案,这在改革开放之初是非常难得的。而年轻时的傅政华给他的印象是有点内秀,比较内敛,性格不张扬。

傅政华1955年生于河北滦县,1970年就参加工作,他是自学成才,在职读的大专,后来又到北京大学法律系读的研究生。武伯欣说,傅政华一直都是个非常好学的人。上世纪70年代末公安工作走上正轨,他开始显露出实力,并得到相对快速的擢升。

傅政华在基层主要的工作经历是在北京市公安局二处。在业务部门,他从一名普通侦查员开始,先后担任一大队大队长、二处副处长等职务。在副处长的位置上干了十多年后,傅政华仍以副处长的级别调往公安部。

傅政华在北京市局工作期间所在的北京市公安局二处一大队即刑侦处大案队,专门办理大要案。90年代北京治安形势严峻,不断发生涉枪案件,后来更是发生了号称刑侦一号案的白宝山案。担任二处副处长时的傅政华正是白宝山案的具体负责人。后来一直到他调任公安部还是这个案子的总负责。他不仅亲自参与整体指挥,还负责涉案省份之间的协调。

1996年3至4月,北京市石景山区、丰台区连续发生持枪夜袭执勤岗哨的恶性案件。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多次指示,要北京市公安局尽快破案。

白宝山案侦破时间比较长,涉及北京、河北、新疆等地。武伯欣也参与了白宝山案的侦破。开会的时候,大家讨论发言的很多。傅政华从不重复别人的结论。他说,这个案子从作案手段上看肯定不是初犯,下手凶残,像是有过前科的人。包括他开枪的动作,都是有过一定经验的。

被捕后,白宝山果然供认曾有前科棋牌捕鱼游戏
,而且在北京、河北、新疆等地先后夺枪3支,并杀死15人。

年轻的傅政华曾引起时任北京市市长助理、市公安局长张良基的注意。张良基也是刑侦出身核桃苗
,曾任二处处长,以侦破大案要案。在老公安的记忆中,他的作风强悍而踏实,经常以局长身份担任大案专案组组长,他当组长不是指挥那么简单,而是冲到线。

武伯欣说,到90年代中期傅政华已经是张良基的得力助手。而张的作风和为人也深深影响了这位年轻警官。

1998年前后,已经在首都刑侦圈里颇有名气的傅政华接到了公安部的调令,前往公安部刑侦局任职。

武伯欣说,在调离北京市局前,他与傅政华曾有一次长谈。他对北京市有很深的感情,离开北京的刑侦圈子,他也觉得很舍不得。武伯欣劝他说,去公安部平台更大,接触的大案更多。后来傅政华自己也说,虽然暂时离开,将来对于北京的刑侦工作可能更有好处。

傅政华在公安部期间参与了马加爵案等大要案的侦破,2005年在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任上调回北京市公安局。

有人情味的刑侦专家

傅政华一直非常关注的犯罪心理学研究成果,他办案思路很开阔,不像一些长期搞刑侦的人那样,习惯性地凭经验办案新星辰娱乐
。他当局长后还定期让市局研究室的人给我们提供一些疑难案件的材料,让我们帮助分析。我们的意见他们并不一定每次都采纳,但是至少很重视。武伯欣说。

武伯欣和傅政华一起办过很多大案要案,他对于其中的一起至今记忆犹新。

1995年左右,北京市朝阳区大北窑地区连续发生杀人案件,被杀者全都是女性,多为娱乐场所的有偿陪侍小姐。凶手作案手段极其凶残,对受害者都是先杀后烧。那个地区一时间人心惶惶。

傅政华又把武伯欣和一些专家请到了北京市公安局,他对我说,这个案子有难度,让我一定要帮他。

这起案件告破后,傅政华对一些案外情况也进行了详细调查和分析,我们在一起聊过,很多社会治安的问题都跟歌舞厅有关,这是一个源头。武伯欣和傅政华当时达成了一个共识:破获一两起案件不是治本之策,而是要做一些根本性工作,比如严格管理这些滋生社会问题的娱乐场所。

他们后来还办过一个案子:一位敏感人物去类似天上人间的地方玩,被有偿陪侍小姐偷了。傅政华与他在调查时一个个找有偿陪侍小姐询问情况。武伯欣觉得,正是由于不断发生类似案件,使傅政华很早就决定严厉打击这些娱乐场所中的违法违规现象。

所以这次在他上任之后的扫黄行动,也不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是经过长期思考的。武伯欣认为,这应该是个长期行为,也是这么多年来要从根子上解决治安问题必须要走出的一步。

曾任公安部刑侦局四处处长的李东海80年代就认识傅政华。他告诉本刊,自己对傅政华初的印象是:个子不高,人很精。进一步接触后,他感觉到傅政华是一个细心、严谨、讲科学的人,同事关系也非常好,跟他合作的人都相处融洽。

更为重要的是,傅政华虽然是刑侦专业出身,却并非无情之人。

有一年在海淀区昆明湖发现一具女尸,经过侦查发现是一起情杀:妻子在外面偷情被丈夫发现,两人发生争执和扭打,丈夫在暴怒之中杀死了妻子。

武伯欣跟傅政华说,能否从公安这方面建议从轻处罚,不要给这个丈夫判死刑,因为他们还有个很小的女儿。而且凶手也是道德上的受害者,并非故意谋杀。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