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阳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无生界主 第三十一章 生死擂赤膊相见

发布时间:2020-01-17 03:15:37 编辑:笔名

无生界主 第三十一章 生死擂赤膊相见

才过一个时辰,桑古挑战萧云的消息传遍了枯叶族,寨子里虽然多数是妇孺和老人,但大家对于此事的热情却异乎寻常。

桑古的实力大家是有目共睹,从小就神力非凡,算是年轻一辈中难得的强者,其实力不弱于狩猎队的老猎手。萧云呢,是阿贡指定的异人,拥有神赋光环的人物,自然有着非凡能力,至于到底谁更强?这是个未知数,的原因是因为萧云,自从来到枯叶族,萧云和大家接触极少,也就是祭祀之上亮了个相,之后一直没有出现,甚至都没有在寨子里走动过,所以他的实力没人见识过。

整个山寨,有三个人对萧云相对比较了解。首先是阿贡,但是神秘如阿贡,他不会去告诉族人。另一个是易影,他在萧云手里吃过亏,不过在他看来,萧云仰仗的是灵宠,实际上实力并不怎样。

还有一个是阿草,她见识过萧云的战斗,那是收服灵虎的时候,可她也只是了解大概,到底萧云实力如何,她也并不清楚,因为当时,一照面她就晕了。

不过,有一点,在阿雅和阿草眼中,萧云是个病人,虽然他的身份特殊,或许有无穷潜力,可面对桑古的挑战,他真的能够应付吗?她们知道桑古的实力,同时也深知枯叶族内决斗的规矩,何为决斗,这等于宣告不死不休。若是实力相当,终会由长老仲裁,若是一方失手,或者实力稍弱,那就很可能死在决斗场上。

桑古是桑伯大长老的儿子,若是赢了,那就意味着桑古死了,这样一来势必得罪大长老。

枯叶族的大佬,除阿贡之外,还有隆吉,再就是桑伯。阿贡一言九鼎,可是一般不太发话,仿佛一个神明的使者,只是重大事务中出来拍板,一般具体事务他不太关心。

族务就看另外两位了,隆吉的声望,仅次于阿贡,可是由于隆吉多年前的一次战斗受了重伤,这些年多闭关养伤,于是,族中的实际事务,多交给了桑伯。

若桑古死了,桑伯必然会恨上萧云,就算有阿贡撑腰,萧云在枯叶族的日子势必难熬。若是萧云输了,更不用说了,哪怕平局,萧云也将脸面无存。为什么呢,因为他是异人,是阿贡指定之人,在大家看来,他必然是实力强大,怎么可以跟一个年轻的族人相提并论。

萧云哪里懂这其中的弯弯绕,事情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毕竟他刚到枯叶族不久,对于族中的事情了解太少。而易影不同,十几年谋算,可以说知根知底。此时,开心当属易影,他正躲在自己屋里冷笑:“萧云啊萧云,我看你这一次怎么死?”

阿雅阿草听到这个消息,当然十分担心。不过,阿雅碍于身份,不便出面。或许她心中也在考量,看看萧云如何应对。

阿草却着急的不行,听到消息,立马就去找了桑古,想阻止这场决斗,她或许想着毕竟桑古对自己往日颇有好感,大约能听她的话放弃决斗吧。可是,没想到,桑古不见阿草还罢,见了阿草后态度变得更加顽固,认定了死理,定要与萧云分出生死不可。终,阿草委屈的跑去见萧云,可正当她徘徊于萧云窝棚之外时。

有人快步而来,来人是寨中负责决斗比擂的石崖大叔,石崖的出现,意味着一方开始了公开邀战,萧云若是不应战,按照规矩,必须离开族群,这是强者生存弱者亡,是丛林生存的铁律,也是族中认定的天规。除非有长老出面调停制止,否者一切不可幸免。可一般这种事,族中长老是不管的,阿贡更加不会。

阿草一见石崖来了,当下脸色一白,她明白,这件事大势已去,这场决斗是无法避免了。

萧云接到了石崖的传讯,反倒丝毫无惧,拍拍屁股站起来,脸色极为平淡,甚至冲着石崖微笑点头:“好啊,正合我意,您前边引路。”

走出了窝棚,远远看到阿草脸上带着泪痕,担心的望着他,萧云微微一笑,冲她轻松的挥了挥手,阿草嘴唇都差点咬破了,一跺脚直接跑去,估计屋里躲着去了。

看着阿草远去的模样,萧云心中轻声一叹,很快平复心神,跟着石崖朝着寨中走来。

寨中的空地上,早已聚集了数千族人,男女老幼乌压压的一片,就跟当初的祭祀一般,所不同的是,没有了肃穆的仪式,人群显得有些嘈杂,大家都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空地的中央,是巨木搭建的圆台,约莫有个十米见方,离地大约三米来高,两侧是石木塔楼,两个族丁站在上边,一个手中拿着铜锤,不停的捶打着皮鼓,另一个则拿着长长的兽角号吹着,鼓点声号角声齐鸣。

这是一个小型的校场,更像是一个擂台,平日里多半是操练族丁之用,当然遇到比武决斗之事,以及刑杀之事多选择于此。

踏入此地,一股杀伐之气铺面而来,萧云心头微微凛然,区区一个小校场,居然带着如此浓重的血腥杀伐之气,看来这地方没少死人。

抬头看,一个黑大个站在擂台正中,赤裸着上身,手中紧握着一把长刀,不断的来回走动,仿佛在向族人炫耀他的神勇。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桑古。不时的还真有不少人为他喝彩鼓舞。

但当萧云踏入此地的这一刻,所有人都转过头来,目光齐刷刷的落在萧云身上。这情形跟当初祭祀之时何等相似。可是大家的目光却不再如那晚般狂热,目光中有畏惧、有担忧、有怀疑……反正不一而足。

萧云一扫四周,很快神光内敛,仿佛周围一切,都与他无关。跟着石崖一起漫步走上了擂台,和桑古的目光打了一个照面,萧云目光冷淡,嘴角挂着丝丝微笑。桑古看萧云镇定的模样,脸色微微一沉,不过却也没有退缩。

石崖来到擂台中央站定,招呼二人站成一排,右边是萧云左边是桑古,随后,鼓号声起,现场观看的族人神色为之一凛,一时间鸦雀无声。

鼓号声后,石崖开始高声宣布“好,决斗双方到场,按照族规,决斗不问生死,生者唯荣,死者为耻,若旗鼓相当,则祷告上苍,由阿贡和长老仲裁。无论有何冤仇,待决斗结束,一笔勾销,无关比武结果,从此不可再论,否则当渎神论处......”

这是宣布规则了,萧云借着这个空隙,目光扫过人群,注意到两个方向,远离人群,分别有两个人注视着擂台。左边是一个老者,显然他应该是传说中的大长老,看到他,萧云不禁想起那枯魔劫力,心头不禁暗暗警惕,这是一个一拳可以夺人生机的强者。就算是隔着几十米的距离,萧云都隐隐感觉到,他带来的可怕压力。

反观另外一人,是个高个年轻人,皮肤黝黑,不过身材高挑匀称,他选择站在了大树的阴影里,让人不太容易看得清他的表情,不过萧云从体型一眼认出,他便是易影。“果然,不出所料,这家伙躲在背后看好戏呢。”

萧云冷笑一声,收回了目光。

阿贡没有出现在现场,这一点萧云早就估计到了,这种场合他一定不会出场。就算不出场,凭着他的神通,恐怕一切都逃不过他的窥视。不但阿贡没来,隆吉长老也没来,甚至阿雅也没有出现,尤其是阿雅没来,有些出乎萧云的意料。

或许我真的得罪了这位身份高贵的枯叶公主,不过不来也好,免得人说我仰仗女人的照拂。哼,就让你们好好见识一下,我萧云的手段。

荆门市康复医院
鹤岗市岭北人民医院怎么样
沧州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济南治疗龟头炎方法
新疆妇科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